解读电影剧本《乱世佳人》中媚兰的女性魅力

   媚兰是由同名小说《飘》改编的美国电影剧本《乱世佳人》女主角,是小说家玛格丽特·米切尔按照男性的择偶标准所塑造的传统女性形象。本文从媚兰传统女性的特征入手,分析媚兰以智慧谋求生存,智慧经营婚姻、爱情和家庭的艺术形象,从而展现出她独特女性魅力的内在美和一种强大的道德精神力量,蕴涵着她的勇敢、坚强、宽容、善良和智慧的无穷魅力。 
关键词 《乱世佳人》;媚兰;艺术形象;智慧;女性魅力 
基金项目本文系河南省高等学校青年骨干教师资助计划项目(项目编号29GGJS-126);河南工程学院英语语言文学研究中心资助项目。 
《飘》是美国2世纪的传世佳作,是由玛格丽特·米切尔所创作,反映女现实主义的文学作品,后被改编为电影剧本《乱世佳人》。媚兰是该剧本中一个似乎不大起眼的女性艺术形象。她没有思嘉与时俱进、自强不息、叱咤商场的英姿,更没有浪漫热烈的爱情,甚至她的身材相貌也没有思嘉那么妩媚动人;她只有“一个耗子似的小个儿以及那张严肃而平淡得几乎有点丑的鸡心形的小脸儿”。可她能以她独具的女性魅力征服所有的人;艾希礼爱她胜过自己的生命、就连上等人视之为“流氓、恶棍、投机商”的瑞德也衷心赞其为“一个非常伟大的女性”。她所展现的内在美和似水柔情中有一种蕴涵着她的智慧、勇敢、宽容、善良和坚强的强大精神力量。这种力量就是伦理道德的力量。伦理和道德是文学产生的初衷,对于文学的欣赏脱离不开道德评判的社会性服务。文学对社会的方方面面、尤其是婚姻的影响是不可低估的,甚至可以说一个时代的婚姻观就是这个时代伦理道德不可缺失的一部分。 
一、媚兰传统女性的特征 
媚兰是个极具亲和力的女子,她几乎拥有了南方贵族女性所能拥有的一切美德,而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她有知识,有文化,有思想,有修养,温柔、善良,大度又不乏勇气,都展现在米切尔的笔下。她在上流社会的社交场合游刃有余,如鱼得水,尽展大家闺秀之风范。按照传统择偶观,长辈看待孩子的态度趋于保守,至少媚兰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女孩。“媚兰待人和蔼亲切,又不爱出风头,在她周围很快就聚集了一伙人,有年轻的,有年老的,他们代表着残存的战前来特兰大的社会精华,他们的钱袋是空的,为自己的家族感到自豪,维护旧制度最坚决。亚特兰大经过战已经四分五裂,许多人已经死去,整个社会对目前的变化感到不知所措,这样一个社会仿佛看到媚兰是一个坚强的核心,亚特兰大可以由此而得到重生。媚兰虽然年轻,但她具有劫后余生所珍视的一切品质贫穷而又以此自傲,有勇气,不抱怨,开朗,热情,慈爱,还有最重的一条,忠于一切旧的传统。媚兰不肯改变,甚至不承认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中有改变之必”。就个人魅力而言,媚兰的魅力是相当之大的,她似乎就是作者笔下整个南方社会的道德精神支柱。 
在动乱的战争年代,面对纷至沓来的厄运,媚兰展现出坚强勇敢的一面。丈夫在前线打仗时,她在后方独自默默承担起了生活的重担,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她走出家门,到医院看护伤员,加入了为战争募捐和各种上流社会的集会活动。惊闻丈夫战场失踪的消息,她悲愤交集,但始终没有被悲伤压垮,而是坚强地活了下来。在战火纷飞的亚特兰大生下一子后,在瑞德和思嘉的帮助下、媚兰九死一生、脱离险境、回到了已成战争废墟的塔拉庄园。在她产后身体虚弱而面临饥饿威胁时,她和思嘉一样,毫不犹豫放下了贵族的架子和优越感,拖着虚弱的身体下地干活,为了生存,与战争带来的厄运进行抗争。面对北方士兵的抢劫,思嘉举起了枪;媚兰则拿起了军刀。残酷的战争使她们不得不坚强、勇敢,甚至有点儿残忍,某种程度上,性格是由外部环境的现实生活所决定。 
战争终于结束了,战争给交战双方都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当同样是劫后余生的北方士兵返乡途中,来到媚兰门前请求关照,想吃上口热饭而她自己也没有过多粮食时,她还是尽其所能地帮助了他们。这充分展现她性格中的温柔、善良、大度的另一面。她性格中对立的这两个侧面相辅相成又相互转化,相互依赖又相互排斥,这些性格因素的交织融化,便形成她性格的真实、丰富与深邃,具有无穷的艺术魅力。 
二、以智慧谋求生存,经营婚姻、爱情和家庭 
媚兰是一个聪慧女子,她拥有一种大智慧,并用其经营自己的爱情婚姻。这种智慧不似思嘉勾引男人时使出的小伎俩,更不是生意场上尔虞我诈而耍弄的小聪明,而是一种日久弥坚的人格魅力,更是女性独具的传统道德魅力。思嘉、艾希礼、瑞德等许多人对其熟视无睹,却又无时无刻不受其影响。 
美满的爱情婚姻是大部分女性毕生的追求。事实上,2世纪的米切尔和19世纪女作家奥斯汀一样,展现的是一种现实主义的理想爱情婚姻观嫁就嫁给一个门当户对、才貌双全的丈夫;既有爱情又有金钱和品德的婚姻才是最好的婚姻。而出身于贵族世家的艾希礼英俊潇洒、温文尔雅、正直善良、温柔浪漫,是一个典型的南方绅士。他习惯于“那种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舒适,那种骑马、野宴、歌舞、狂欢的浪漫,那种高谈阔论、读书、写诗的高雅”。他恪守着传统道德理念,是一个把“友情、忠实、名誉”看得比生命还重,可托付终身的理想男人。媚兰和思嘉同时把爱情的绣球抛向了他。 
思嘉不仅具有妩媚动人、娇爱可人的女性特征,同时也有男孩子喜好的骑马、爬树等技能。她不大乐意做出一副貌似庄重、温顺而没有主见的模样,而是娇蛮、虚荣、任性,更不喜欢读书。对于艾希礼及媚兰所谈及的音乐、诗歌及书本知识、乃至道德修养,她一概不感兴趣。她对生活充满了幻想,认为自己应该也可以得到所有想的东西——包括艾希礼的爱情。当她得知艾希礼将同媚兰结婚时,震惊之下仍相信艾希礼是喜欢她的,就主动地大胆向他表白。邀他私奔遭拒后,心中抹不去的仍然是艾希礼风流倜傥的身影。她愿意为他无代价地做任何事情,乃至赴汤蹈火、在所不惜,苦恋单相思长达十二年。在此期间,她由一个不理生计的贵族女成为叱咤风云、富甲一方的资产阶级商人,仍真爱不改,感人至深。她爱得是那么坚定不移,一往情深!那么真挚执著!甚至成为她生命的动力。但是她的爱在“道德”面前黯然失色,步步失策,最终不得不以悲剧告终。
  在经营爱情婚姻的策略上,媚兰比思嘉高明多了。虽然她在许多方面不如思嘉,没有思嘉那样光彩照人、那么大胆直接表白自己的爱意;但她比思嘉更了解男性和爱情婚姻的深刻内涵,因而更善于运用自己的大智慧、运用自己的道德、人格魅力使之化作缕缕情丝,缠绕捕获艾希礼的心。在十二橡树村野宴上,艾希礼婉拒思嘉的爱情表白展示了米切尔的爱情婚姻观,揭示了女性魅力的秘密,同时佐证了媚兰刻意经营爱情婚姻的初步成功。她的贵族大家闺秀之风范,与爱人之间的共同爱好和道德思想基础使她战胜情敌,收获了爱情。 
媚兰所展现的人性绝美之处就是善良、真诚与宽容。而在战乱年代,谋求生存并经营成功的爱情婚姻,对一个弱女子来说更是困难重重。她是非常清楚思嘉与艾希礼、瑞德和自己错综复杂的关系。她热情地邀请思嘉来到亚特兰大城,和自己生活在一起,主动真诚地与她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她从不及思嘉对丈夫的情思,展示了自己的大度和强烈的自信,充分体现了对丈夫的信任、尊重以及一颗博爱之心。瑞德是南方贵族文明的叛逆。在他身处南方上流社会抨击、形单影只的尴尬处境时,媚兰理智地对待他的行为,保留了一定的宽容。她没有随众附和抨击他的所谓“叛国资敌”行为,而是明智地保持沉默。也许在她的内心深处,她对这场战争是有自己的看法的,只不过传统的南方社会伦理道德使她无法开口而已。瑞德对思嘉的情意,她是非常了解的,了解程度甚至超过当事人思嘉本人。她对这二人的交往是默许、甚至包庇的。她认为他们二人才是真正的一对。临终前,她还不忘告诫思嘉,“巴特勒船长——好好待他。他——那样爱你”。由此可以看出,媚兰和思嘉在爱情上都是传统伦理道德的叛逆者。只不过,思嘉表现在行动上,彰显出的是外在的人性张扬之美,而媚兰则将想法深藏在内心,展现出的则是更深层次的女性智慧的光辉;思嘉不考虑他人的感受,率性而为的情感之路以悲剧告终,而媚兰用睿智的谋略实现了自己的价值人生。爱情婚姻问题不是一个人、也不是当事人双方的事,而是涉及伦理道德核心价值观取向的复杂问题。人际关系和追求策略也是至关重的。而所谓的“人格魅力”或“内在美”就是这二者的体现。 
媚兰用智慧所展现的人格魅力得到了丰厚的回报。瑞德对她推崇备至,视为知己,愿意为她赴汤蹈火,在所不惜。鏖战沙场的艾希礼战场失踪,陷落敌手;是媚兰与瑞德的深厚友谊促使他甘冒奇险,深入北方战俘营,助其脱险的。在战火纷飞的亚特兰大城,是在她的情敌兼挚友思嘉和瑞德的帮助下,平安生子、逃回塔拉庄园、度过了最为艰难的战乱年代的。 
在战后重建的岁月里,媚兰的智慧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可她仅仅是用来经营自己的婚姻和家庭。她用自己特有的宽容、善良和坚强组成了一道坚固的堤坝,维护着自己平静的小小婚姻爱情港湾,与丈夫生死相依,患难与共。她鼓励、支持他重回亚特兰大,去适应这个变化了的社会;可沉溺在过去世界的他在事业上一事无成。她没有抱怨,而是心甘情愿地陪他一起受穷,度过了贫困的后半生。也许她这样做是明智的。书中杰拉尔德就曾告诫自己的女儿思嘉说,“你可千万别忘了哪个妻子也不曾把丈夫改变一丁点儿”。媚兰很清楚自己丈夫的弱点,但是她从没有说出来。只是在她临终前,将艾希礼托付给思嘉时,才不得不说出了他的不足之处,“照顾他——他的生意——你明白吗?艾希礼他不——切合实际。照顾他,思嘉——可是——不让他知道”。她始终遵循着南方女人的传统道德,从不挫伤男人的男子汉自尊!一个幸福的家庭,配偶之间并不能根据一方的求,来重塑自己的性格或信仰或其他一些方面。作为传统女性的妻子,也永远不应该试图改变自己的伴侣的习惯及信仰等。用现代女性的观点来看,也许媚兰付出的代价大了一点儿。难道为了爱情、婚姻和家庭,做丈夫的就真的不能…… 
三、结 语 
《乱世佳人》剧本中媚兰的艺术形象很感人,但不十分完美,带有明显的19世纪美国南方贵族烙印。米切尔塑造的所有人物形象也都不是完美无缺的。刘再复在《论人物性格的二重组合》中谈到,“任何一个人,不管性格多么复杂,都是相反两级所构成的……从人的伦理角度来看,有善的一极,也有恶的一极,从人的社会实践角度来看,有真的一极,也有假的一极;从人的审美角度来看,有美的一极,也有丑的一极”。所以,对人物的描写更应该是两极中组合的过程,完全体现出人物性格的原始张力,受环境影响的性格呈现出分歧和矛盾的复杂状态,真实饱满的人物形象是“美恶并举”的复杂网络结构。我们在现实生活中随处可见他们的影子,在影片中演绎出活灵活现的艺术形象,跨越时空,保留永久的艺术魅力。媚兰艺术形象的塑造恰是如此。在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默默付出、用自己的青春和毕生的精力经营爱情、婚姻和家庭的智慧女性。爱有千种诠释万种风貌。在生活节奏日益加快,离婚率不断增高的现代社会里,媚兰务实的婚恋观、人格魅力和人生智慧仍然会给我们带来一些有益的启迪。 
参考文献 更多文学评论论文请参考http//www.starlunwen.net/wenxuepinglun/
1 聂珍钊.关于文学伦理学批评J.外国文学研究,25(1). 
2 玛格丽特·米切尔.飘(乱世佳人)OL.http//www.tianyabook.com/waiguo25/m/miqieer/p/. 
3 刘在复.论人物性格的二重组合原理J.文学评论,1984(3).